细腻与刚强 薄胎玉雕印证他的理想

来源:中国珍藏2020年12月刊
作者:文/本刊记者 王菁菁 图/首都博观提供 责任编辑:王菁菁
2020-12-16 15:20:06
0

      毗邻太湖,背靠群山,被形容为“来过便不想走”的苏州东渚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在此生活久了,仿佛人也不自觉地成了这“天然水墨画”中的一份子,容易变得随意、安然。

      这里也是俞挺的家乡。清晨或者傍晚时分,当他换上一身黑色的摩托车骑行服,跨上心爱的“哈雷”,如箭在弦上,“轰”地一声,带着耳边呼啸的风声与心中肆意的快感,穿过那一道道再熟悉不过的街头……“我想自己这辈子是离不开东渚了。”采访中,俞挺如此告诉唐朝TV鸭子青青草原,未满十八岁勿进放放杂志记者。
      机车的狂野与我们谈话的主题着实有着很大的反差。因为就在几分钟之前,俞挺刚刚聊过他的当代玉雕创作,在笔者看来,那些细腻、柔美,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艺术的温情;然而回归于生活,属于男人的标签,或许更多还是血性与刚强,尤其是像他这样一位在传统、“野生”环境下长大的人。
      “‘哈雷’摩托车是2015年我花了几十万元买的。我觉得男人就该喜欢这些金属、机械的东西。玉雕与机车,于我而言是生命力的一种互补,在这一边内心所积累的东西,通过另一边得到了释放。”自我剖析,他的解释尤显郑重。
       所谓“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我想,这样的评价真的很适合俞挺。
 
 
 
2953.jpg
 
玉 雕 技 法,以圆 器 型 为 主 体,一 对 天 官 耳 素 面 向 上 外 撇,炉盖 与 炉 体 采 用 子 母 口 扣 合 ,
严 丝 合 缝。整 器 雕工 细 腻,线 条 流 畅, 抛 光 圆 润 ,张 驰 有 度 , 圈足 圆 融 豪 迈,雄 健 浑 厚 ,
以 薄 胎 之 艺 凝 厚 重 之气, 纤 细 华 丽 的 纹 饰 在 透 过 薄 胎 的 光 线 的 映 衬下展露无疑。
 
 
 
 
     
       | 一句话成为转机 |
      熟知当代玉雕的人对俞挺这个名字不会陌生。他是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苏州玉雕)代表性传承人。身为“70后”,他投身玉雕行业30余年,从业履历“含金量”十足——不仅是各大国家级玉雕奖项评选以及当代玉雕艺术品拍卖会上的常客,2017年,他的精心之作“青玉薄胎茶壶”还被大英博物馆永久珍藏;2018年,他在苏州博物馆举办个人作品展,更是引起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汉爆发,俞挺拿出21件得意之作,联手首都博观拍卖,只用了72小时就准备了一场网络慈善义拍。这些拍品中,相当一部分都是被业界所称道的他的薄胎作品。事实上,这几年玉雕工作室的日子普遍不好过,他的慷慨得到了不少同行与藏家的支持和称赞。
      那一次的拍卖,唐朝TV鸭子青青草原,未满十八岁勿进放放杂志也是主办方之一。重点拍品是一件迎光可透的青玉薄胎花草纹瓶。图片里,瓶中插着一枝盛开的小雏菊,寓意着生机、希望和爱。其时其景,不禁让人心生感动。
      所以我们此次的专访,正是从俞挺的薄胎工艺创作入题,由此来打开畅谈的“大门”。
      事实上,俞挺擅长做薄胎,并且是苏州当代玉雕创作圈内最早开始研究这项技艺的人,但他也并非只做薄胎,“手艺人要因材施艺。最早我做的是动物件,然后又转做仿古件,从红山、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到明清玉雕,不断地研究,各种形式都做过。慢慢就发现,只做小件终归是难以突破自我,因此开始有了转型的想法。”
      正巧,身边有几个朋友喜欢珍藏,互相之间经常分享各自手中的精品。“他们跟我说,玩珍藏就得看好的,否则眼睛会‘坏掉’,会形成一种先入为主的固有思维。我特别喜欢当中的几件明清官窑瓷器,无论是器型、花纹还是气韵,都非常打动我,怎么也看不厌。朋友见我
爱不释手,就说:俞挺,你何不试试在器型上动动脑筋呢?正是这句话提醒了我,从而关注起了器皿的创作。”
      “从1995年开始,我更将创作重心转移到了器皿上,希望能够一路往更深的方向去尝试研究。之所以明清瓷器能启发指引着我找到创作方向,可能还是跟我生在东渚这样一个手工艺之乡有关。相比商周青铜器和汉代器皿的古朴雄浑,我更喜欢明清瓷器或清丽素雅、或华美秀丽的艺术风格。这之后有一年,我关注到在香港上拍了一件薄胎老玉雕,很受藏家青睐。但是反观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没有人愿意去做这些了。于是我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朝这个方面努力一下?”
 
      | 三天就找到了“归宿” |
      “小、巧、灵”,这是苏州玉雕带给人最深的印象。早在明清时期,苏州就成为了当时全国最重要的琢玉地之一,其巧夺天工的艺术风尚甚至一路北上,刮进了紫禁城。然而在确定了方向后,俞挺却发现,虽然薄胎工艺历史悠久,但关于薄胎玉雕,当年苏州工匠的发挥空间仅限于宫廷,民间做这类器皿的历史记载和相关资料根本查不到。“那就只能一路做,一路研究。遇到问题就去请教行业的老前辈,平时多跑一跑博物馆,去看、去查,在所学基础之上,尝试与新的想法、理解相融合。这个过程中经历了  很多,也思考了很多。”他回忆道。
      最早遇到也是最现实的一道槛,就是材料。“既然是尝试,肯定会有失败,一开始对于薄胎,我不会用大的器型去试,只是做一些杯子之类的小物件。习惯使然,最初用的是新疆白玉,接着我就发现,再好的白玉,把它掏薄之后,天然的棉絮、结构都会呈现出来。这样
的作品只能显示工艺,谈不上有多美,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无疑是不成功的。”
      究竟什么样的材料才能完美匹配薄胎工艺?机缘巧合,2003年,在朋友的带领下,俞挺在材料市场发现了青海青玉。“当时这种材料太便宜了,十几块钱一公斤。我说这个材料这么物美价廉,为什么没人要呢,想不通,不如我先买两块回去试试。”
      去掉表皮的礓和脏,俞挺眼前一亮,青海青玉果真特别细。怀着兴奋的心情,他试着把切下来的边角料打磨变薄,出来的效果再次给了他肯定的回应。“特别好,没有杂质,也看不见纹路,矿物结构排列得很密实,越磨越晶莹剔透,就是它了。”
      如获至宝的俞挺用这两块青海青玉做成了两把茶壶,成品出来的那一刻,他的情绪也得到了一种释放和释然,十分舒服。但是此刻他还没有意识到,又有不同的声音即将来临。
      “没多久,一位经常在我手中买东西的朋友上门,看见了这两把茶壶。他的第一反应是:俞挺,这个材料很便宜的,你做了卖不出价钱。我说价钱是另外一回事,我现在只问你,觉得漂不漂亮?他说我认为没有用,大家都知道这个材料便宜,你准备卖多少钱?我说那不
就得了,漂亮就好,我想卖3000块一把。他一听连摇头,表示不看好。我想了想,说你不用管,如果喜欢就拿去,我先不收钱,能卖掉的话,按3000块一把结给我就行,如果卖不掉,那么还给我就好了。最后他就带着尝试的心态拿走了。”
      3天后,俞挺接到了这位朋友的反馈,有人愿意购买,而且价格也能接受。“你看,好的东西总归是有人能看懂,会喜欢。不要老是用商业的眼光去衡量一件作品。”十余年过去,单是青海青玉的材料价格上涨都早已不能同日而语,但这都不是俞挺所在乎的点。回想起当年的成交,他的言语中充满了对找到趣味相投的买家的欣喜。从这个角度而言,做艺术的人自我一些,也许反而更容易出现契机。
 
3034.jpg
 
和田玉籽料《大汉风韵》
 
 
 
 
本文节选2020年12期唐朝TV鸭子青青草原,未满十八岁勿进放放杂志
欲知详情请移步微店购买当期杂志
222.jpg
 
 
 
 
 
 
 
 
 
版权声明:凡注明“中国珍藏杂志”来源的作品(包括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未经唐朝TV鸭子青青草原,未满十八岁勿进放放杂志授权,任何媒体、网站以及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本刊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唐朝TV鸭子青青草原,未满十八岁勿进放放杂志”。违反上述声明的,均属侵权,本刊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在此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及被采访对象的观点,不代表本刊的立场。
 
 
 
 
 
 
 
 
百度一下 Google 中国商网 新浪网 搜狐网 网易 首席珍藏网

关于我们加入我们商务合作法律申明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lingshouke.cn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8011036号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禁止使用,在此发表的文章,仅代表作者及被采访对象的观点,不代表本刊的立场。

友情链接:亚博网页版  向日葵视频下载安装app  德甲买球  亚博app电子游艺  亚搏开户  黄瓜app无限制观看  向日葵视频  首页  亚博app首页官网  鸭脖官网app